清军喋血积石关

责任编辑:  编辑:申国鹏  作者:  时间:2015-10-28 15:00:21

积石关依山傍河,扼控咽喉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,自秦汉以来为军事要地。在关内附近汉置河关县,前凉置临津县,并筑临津关,西秦迁都筑谭郊城,唐置积石军,金、元置积石州,元为河州二十四关之第一关。历史上中原王朝与羌、鲜卑、吐谷浑、吐蕃、西夏、金等部族或各部之间相互争夺,在这里展开了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战斗。而清光绪二十一年(1895年)循化撒拉族起兵反清,进入积石关内进行的两场战斗,更是残烈,战斗中反清军击毙清军提督李日新、总兵刘润山等,给清军以重创。

光绪二十年(1894年),循化街子工老教首领韩奴勒与新教首领韩四,因教争发生械斗,新派随向循化厅、西宁府、兰州总督府上诉。河州总兵汤彦和派河州花寺老教首领马永琳到循化调解。时沿海军事吃紧,甘军多东调,防营空虚。而马永琳早有乘机反清之念,以宗教身份暗中介入循化事件,阳奉阴违,加紧活动,暗中策动韩奴勒:“先打循化,再攻河州”。时陕甘总督杨昌浚派西宁知府陈嘉绩和道员徐锡祺前往循化查办,决定对老教采取镇压政策。一到循化,关闭城门,扣押并杀害老教韩月保、韩五十一等十一名阿訇,悬首示众,并开炮轰击城下群众,激起撒拉族老教群众无比愤怒和强烈反抗。光绪二十一年三月初八,韩奴勒、韩六十、马古录班等揭起反清大旗,率清水、街子工一带老教群众1500多人围攻循化城,后围城人数增至三、四千人。清廷派兵分两路镇压,东路由河州总兵汤彦和率兵从起台堡向循化进攻,西路由西宁镇总兵邓曾率军直扑循化西南的查加工戈什滩。并令固原提督雷正绾驻河州,指挥各路清军。汤彦和到白庄塘,下令“不分新老,一律剿办”,迫使循化新老教派联合反清,“河湟事变”爆发。三月上旬,反清军袭积石关,杀守兵,烧禹王庙。

五月初一至初三,韩奴勒部、马古录班率1000多人攻入积石关,企图与河州马永琳合兵,防守积石关的凉州练军管带王正堃不战而逃,弃积石关逃往白塔寺,尽弃粮饷、军械,士兵逃散过半,附随难民淹死甚众。河州镇中营管带张正元及余奎龙、王隆清二旗团兵、马国良所率土兵等2500多人进兵防堵,反清军败退孟达。清军急调提督李日新、总兵刘润山率兵死守积石关。闰五月下旬,循化反清军战斗失利,北渡黄河向北挺进。六月中旬,循化反清军得知马永琳和闵伏英等围攻河州城池的消息后,又集结主力队伍南下,由琐回坝渡黄河,转回循化,进入樊家峡和积石关地区,希图与河州反清军联合奋战。韩奴勒率4000多人进攻积石关,在积石关展开血战,这场恶战异常残烈,清军据险截堵,反清军马步并进,合力突击,双方伤亡严重,提督李日新、总兵刘润山被击毙,给清军以重创,后汤彦和部将马福禄率兵进援,反清军败退,返回循化,分散于巴燕戎格和米拉沟各地,继续抗击,直至最后失败。

这时海原、固原、西宁、乐都、化隆、洮西等地相继响应反清,反清军声势不断壮大。河州马永琳、马永瑞聚集数千人兵围河州城,雷正绾急调汤彦和回救河州。7月13日,汤彦和在梁家山中被马永琳伏击,清军大败溃逃,又时值倾盆大雨,大夏河暴涨,清军跳河逃命,多被淹死,清兵只逃出数百人,汤彦和得到随军参赞马福禄等人保护,由槐树关逃往岷州。这时战火烧遍了河湟,清廷以总督杨昌浚、提督雷正绾“措置乖方”,以河州镇李良穆、李祥兴及汤彦和、王正堃及管带叶占奎等败军覆将,总兵陈宗璠“临敌纳妾”等,分别革职,拿回或随军效力。调喀什提督董福祥带马步39营来甘镇压,以马安良为先锋。10月18日,兵临河州城,诱降首领马永琳、马永瑞等并收编其部众,尔后进行残酷杀戮,马永琳、周世祥等枭首示众,被杀首领137人,接着以办“善后”为名,被捕杀害2000多人。河湟撒拉族、回族、东乡族等的抗清斗争被镇压下去。这次反清斗争历时一年半,斗争烈火烧遍数千里,打击和削弱了清王朝在甘肃的统治力量,但同时也给河湟各族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。

来源:《积石山史话》

请稍候...
  • 首届“农缘杯”广场舞大赛在安集乡成功举办
  • 【民族日报】积石山县学习宣传贯彻十九大精神进村入户
  • 积石山鹭岛幼儿园举行家长开放日活动
  • 积石山县收看全省推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动员部署电视电话会
  • 甘肃银行积石山县支行为环卫工人冬季送温暖

积石山要闻

乡镇快讯

部门动态